家政学“小确实幸运”民生“大事”

家政学专业走进大学看家政学服务质量提升和拓展的需求 在受访者提供的平台上,戴宽边眼镜的教师尚世杰正在给学生们讲述王熙凤的故事。 他没有把王熙凤当作文学人物来分析,也没有谈论《红楼梦》。 他把王熙凤当成管家,他的讲座是《家政学原理》 这里的学生不是中文系或历史系的,而是今年河北师范大学家政专业的第一批本科生。 他们不是来学习如何做保姆或管家的。 在人们的传统印象中,“家务管理”类似于家务劳动,它总是让人们想起为老人和儿童服务的清洁、洗衣服和做饭、清洁人员或保姆,其中大部分是受教育程度低的妇女。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家政服务的需求呈现多样化和专业化的趋势。 根据国家发改委的统计,2018年,中国国内服务业达到5762亿元,同比增长27.9%,从业人员超过3000万人 据权威人士透露,中国国内服务业有潜力成为万亿美元的产业,发展前景广阔。 相比之下,各地家政服务企业发展不规范,“小、乱、散”的特点突出。一些员工专业能力弱,信用低。有些地方的家政服务已经成为投诉的新热点。 偶尔,负面事件凸显“信用不可靠”和“权益保护难”的双重困境,影响整个行业的声誉,难以吸引高素质人才。 今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促进国内服务业质量提升和发展的意见》,其中“原则上鼓励各省至少有一所本科院校和几所高职院校开设国内服务相关专业” 今年9月,河北师范大学正式招收家政新专业的新生,成为目前中国唯一一所开设家政相关专业的大学。 当时,意见不一 家政学专业教什么?是为了培养大学生成为保姆吗?你还得去大学学习买菜、做饭、洗衣服的家务吗?毕业后我能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吗?家政服务有前途吗?新华社每日电讯报记者就这些问题进行了调查 “家政学”这个词不能省略!在此之前,河北师范大学开设了家政学专业,几所本科院校已经开设了家政学及相关学科。 早在2003年,吉林农业大学就率先开设了家政学专业。 2014年阎启俊参加高考时,他的第一选择和专业是家政。 她被烹饪、服装、茶道、插花等实用课程所吸引。她原本计划毕业后回到福建莆田的家乡,准备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没想到,这个完全没有兴趣报考的专业,竟然让她改变了初衷。 吉林农业大学家政学的主要课程涵盖广泛的学科,与营养相关,如家庭营养、家庭烹饪和家庭食疗。与教育相关的,如家庭教育、教育方法、教育心理学;还有医学相关的,如人体解剖学、家庭护理和老年护理等。 阎启俊目睹了95岁的祖母逐渐衰老和残疾,并对与老年护理相关的课程特别感兴趣。 还是在大一的时候,她选择在吉林省的一家家庭护理服务机构实习:登记老人信息,帮助老人做营养膳食,为老人写回忆录,等等。 我们也一直密切关注农村养老院老年人的生活质量。 在大学的四年里,无论是从事残疾老人的科研项目,还是参加吉林省家庭服务业职业技能竞赛,她都尽了最大努力,从不松懈。 毕业后,她独自去日本学习,准备在这个老龄化程度居世界首位的国家攻读福祉社会学研究生,重点研究残疾老人的护理。 “家政学是一门学科,“学”这个词不能少 它有理论基础和研究方向,并不是为国内公司做培训。 ”阎启俊煞费苦心地向记者解释说,正是因为她读了这个经常被误解的专业,她才开始对学术研究感兴趣。 烹饪等实用课程也让阎启俊受益匪浅。 无论在家还是在日本,她都很好地照顾自己的生活。 当我第一次来到日本时,阎启俊和其他海外学生一样,经常在朋友圈里享受日本美食,但附带的话是:“炸猪排不如我自己做的好吃”或“甜的或咸的”…我希望尽快租下房子,自己做饭!”同样毕业于吉林农业大学家政学专业的李思南夸口说,他从来没有被学校里的其他学生瞧不起,因为他是这个专业的男生。相反,他一直喜欢他们的钦佩。 在擅长农学的学院和大学里,大多数专业实验都离不开田野。只有家政学专业的学生经常在厨房学习各种美味的食物。 “他们种地,我们做饭 每次他们经过我们的实验室,他们都非常羡慕:‘啊!他们又在做饭了!又炖鸡腿了!”“回忆那一年的大学生活,李思南仍然感到幸福 现在许多单身的年轻人不注意他们的衣服。他们一年到头只穿格子衬衫。他们不能一直做饭和吃外卖。 已经在北方漂泊了四五年的李思南,有着精心的服装搭配和发型设计。它也研究香水。它经常自己煮肉、小吃和腌毛豆,并在节日里做一桌蔬菜,这使它非常有仪式性。 “如果我回到过去,再次选择,我也会选择家政学专业 李思南告诉记者,“这个专业帮助我培养了我的感情,教会了我如何管理好我的生活。”。 河北师范大学家政学专业大一新生张在超高中辍学一年,陪病重的母亲到北京就医。 他亲眼看到病房里70岁的老人,他无法独自哭泣,因为他的孩子太忙而不能陪着床。在这位80岁的老人进入手术室之前,他的孩子和他们的律师强迫她签署一份财产分割合同…这一幕使他下定决心,只要条件允许,就去读家政学。 “主人,医生,要关爱家庭,关爱老人,彻底管理好自己的家庭这一知识 “家政服务不仅仅是做保姆和管理自己的生活和家庭。聊城大学东昌学院家政学教师薛淑敏认为,这是家政学要解决的根本问题:“家政学关注家庭生活,旨在促进家庭幸福。 家政服务只是方向之一。 ”“家政学也是社会学,不仅仅是为人民服务 北京家政协会会长、北京爱农养老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穆李杰告诉记者,“在管理自己的家庭时,男人和女人都是不可或缺的。他们必须在事业成功的同时让家人更幸福。” 为什么现在提倡孩子们从小就应该做家务?是为了让他长大成为保姆吗?不 孩子们应该通过做家务来锻炼未来生活所需的能力和素质。 “在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和地区,与家庭有关的教育不仅是大学的普通课程、烹饪课等具体做法,而且还在中小学开展。 家政学或生命科学系在美国、日本等地已有100多年的历史。 事实上,我国大学家政学专业的设立已有近百年的历史。 早在1906年,河北师范大学的前身之一北洋女子师范学校就把家政作为文科和理科的必修课。 1916年1月,北洋女子师范学校更名为“直隶第一女子师范学校” 齐郭亮校长毕业于美日著名大学,深受日本家政学教育的启发,增加了唯一的高等教育专业——家庭事务专业。 1929年,家庭科学专业改为家庭科学系,开始招收家庭科学本科学生。 这是中国大学家政学的创始人 当时,学校的家庭专业有语文、经典、修养、数学、物理化学、园艺、英语、美术、缝纫、烹饪等30多门课程。 由于战争等各种原因,家庭专业科目被迫在1948年左右关闭。 据记载,邓鹰巢、郭隆真等革命者和凌叔华、徐光平等文学家是当时家庭事务专业的学生。 河北师范大学秉承传承这一校史的使命,顺应社会发展的需要,在《关于促进家政学服务业质量提升和发展的意见》发表前一年,在学前教育院校中申请重建家政学专业,成为2018年唯一一所申请该专业的大学。 “物流专业不是教大学生发快递的;建筑专业不是教大学生在建筑工地搬砖。家政专业也没有教大学生做保姆。 河北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学院院长李春辉告诉记者,“家政学最直接关注人们的需求,为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和国民素质做出贡献。” 不可否认,我国家政学专业的建设和发展仍然离不开国内服务业和社会需求。 今年2月,李克强总理在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时提出,提高家政服务质量和扩大家政服务是适应老龄化快速发展和实施全面计划生育政策的重要举措,有利于扩大消费和增加就业。 对于任何行业来说,人才都是提高质量和扩大产能的必要条件。 高校最重要的职能之一是培养人才。 高校人才培养不同于职业教育。虽然也有具体的实践技能课程,但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大多数开设家政学专业的本科院校都以培养家政服务业的教师和管理人员为目标。 河北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学院副院长冯玉柱告诉记者,他们开设了家政学专业,希望培养家政学专业人才,完善学科体系建设,为行业提供人才支持,也为相关政府决策提供智力支持。 他也是一个商人,半辈子成了和尚。他最初的研究方向是社会心理学和文化心理学。 在暂时接受《家政学原理》的教学任务后,他整个夏天都在专心备课。他查阅了市场上几乎所有的家政学导论教科书,但没有找到令人满意的参考资料。 “目前,大部分教材更适合大学和中学,而且往往比较实用 ”汤世杰告诉记者 这个行业有许多“痛点”,现实非常强烈。接受采访的一所大专院校的一名高级家政管理专业学生正在读一名学生,向记者抱怨专业课程分散无序,教师没有系统地讲话。 “有时说到最后,老师们都说他们不知道这些知识可以在哪里使用。 “可见,完善家政学学科体系建设迫在眉睫 据记者调查,目前,提供家政学及相关专业的高校师资力量相对薄弱,大部分教师已经从社会学、心理学、营养学、教育学等跨学科学科转型。 一些教师对家政学概念缺乏理解,认知有限,不愿教学。 更重要的是,三天的钓鱼和两天的晒网,并且不时有人被邀请来代替老师。 其他学校只是聘用医院的退休护士长来教家政专业的学生护理,让学生觉得自己更像医院护士。 许多学生从实习开始就选择与家政服务完全无关的领域,或者干脆埋头攻读研究生入学考试,改变方向,远走他乡。 “教师的短缺确实影响了学生的学习热情 ”薛淑敏也很无奈 一些已经开设家政学专业的学院和大学不得不停止招生,因为教师短缺和招生困难。 进入国内企业实习或工作的大学生经常感到寒冷。 “我在学校的时候很开心,我对这个行业的发展很乐观。当我进入国内企业实习时,我的大多数同学决定以后不做这份工作。 2014年毕业于吉林农业大学家政学专业的文玉虎告诉记者,“我们学校在长春,甚至长春领先的家政学公司之一也很小,尤其低 “不管是在北方还是在小县,街上最常见的国内公司大多是劳务中介 在手掌大小的卷首,招牌上用红白色写着“家务”这个大词,还有一排小词,如“清洁工、小时工、每月妻子和护理员” 商店很暗,有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他们大多数看起来都很破旧。 文玉虎觉得自己有专业背景,年轻时愿意吃苦,总能做出一些改变。 大三的时候,他和大四一起创业,在长春开了一家家政学社区商店,为附近高端社区的居民做深度清洁。 正是通过这次经历,他在北京一家著名的国内企业找到了一份工作。他在一栋普通的办公楼里工作,感觉非常体面。 文玉虎的工作最初是在公司总部,培训公司的商店和家政服务员。 公司业务曾有一段时间下滑,他被派到商店当“派遣老师”,也就是最常见的国内中介:帮助顾客找到阿姨,为阿姨找到顾客。 从早上8点开始,每天工作到很晚,周末是一天24小时——只有在晚上和周末,顾客才能空去商店找阿姨。 文玉虎最担心的是如何处理顾客和阿姨之间的纠纷。 “顾客说阿姨不好,阿姨说顾客不好,我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经过三四个月的工作,文玉虎说他“脾气暴躁”。” “这是累人的工作,月薪只有2700元 更重要的是,文玉虎说他看不到这里的未来。 “没有晋升渠道,我们的年轻人也没有充分发挥空的空间 更重要的是,这个大家伙做家务,谈论它是不好的!”文玉虎决定离开这个行业 李思南是文玉虎的大学同学。他还想做点什么来改变国内产业的小混乱。 2014年,他加入了互联网plus的一家国内服务公司 我没想到公司在一年左右的工作后会变黄。 在同一时期,大多数国内企业在互联网加没有生存下来。他们没有解决服务标准和员工诚信这两个行业的“痛点”。 “北京的许多家政工人都是来自附近省份的农村妇女 他们做得很好,就像现在秋收季节到了,他们中的许多人不得不赶回家收割小麦,当他们说不想的时候就辞职。你没有办法照顾她。 ”李思南发现国内产业远没有预期的成熟,他找不到继续发展的方向。他也改变了自己的职业。 朝阳产业需要专业人士在40天内改变七位受抚养的母亲。上海市民李朱晓与家政服务人员打交道的经验让她筋疲力尽 这位老态龙钟的育儿妻子突然生病,不得不暂时替换,正好赶上李朱晓休完产假后重返工作岗位。她非常焦虑 “人家听说我换了这么多孩子和嫂子,肯定觉得我这人太挑剔有问题,但我真的很着急‘饿’,只要有人能帮忙 “七个孩子的妻子中有五个解雇了我!”无奈之下,李朱晓几乎放弃了工作,回家做一名全职妈妈。 一些被替换成灯笼的孩子们的妻子穿着雪纺裙子和高跟鞋来尝试她们的工作,根本不能抱孩子。有些婴儿只有十分钟的耐心进食和睡眠。有些人说“油和盐不要进来”,对所有的意见和建议充耳不闻。有些人采取专家的态度,并指示全家按照她的要求带走孩子。有些人没有抚养孩子的经验,敢于接管儿童保育工作…李朱晓想离开这个没有经验的阿姨,因为她急着要用人。 李朱晓的妈妈也教她如何用手做婴儿食品。她教她给孩子洗澡、喂食和睡觉。 “本来这种事情就算做了,现在也指导她怎么做,担心她做得好不好 在她逗留期间,我母亲甚至更累了。 后来,对方提出如果她做不到就离开。我认为她应该付给我妈妈培训费。 “李姣朱的月薪大约是8000元 工资这么高,找不到合适的人。 “最后,我们觉得只要是女人,有身份证,国内机构就敢把她推荐到她家。这真是不负责任。 李朱晓告诉记者,“在那40天里,我们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钱花光了。” 一方面,身体累了,另一方面,心也累了,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家政学不仅是就业的宝库,也是育儿和养老的保温箱。 近年来,随着家政服务需求的激增以及家政工人收入和待遇的提高,一线城市每月妻子的月薪不低于1万元,只做家务的保姆的月薪约为5000元。 国内整个经济市场和企业对高素质人才的需求越来越迫切。 丁贵斌毕业于聊城大学东昌学院,主修家政学,自2016年底进入山东白烨环保科技集团(以下简称“山东白烨”)大门以来,一直被视为“瑰宝”。 集团运营部主任刘振在接受丁贵斌采访时有一个强烈的想法:“他必须被压在这里,不要让他逃跑。” 作为一家集设备生产、产品研发、创业指导、市场运作、企业管理和技术培训于一体的创新型国内企业,山东白为5000多家特许经营商提供了创业援助 丁桂斌,2016年加入公司担任培训师,主要为家政服务店员工进行标准化培训。 他不仅像其他同事一样讲课,还编写了标准化的培训材料,并建立了自己的一套实践理论。 在实践中,他对特许经营者的指导是宏观和具体的,成本会计非常渴望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 短短三年时间,丁贵斌已经成为公司业务的骨干,并被提升为中层管理人员。 刘振说丁贵斌怀着创业的热情工作。在过去的三年里,他从未疲倦过,一直容光焕发。 “像小丁这样受过专业教育的人才在我们这个行业尤其短缺。 他们以强大的稳定性、清晰的工作理念和专业精神认可了我们行业的发展和价值。 山东白烨人事局局长慈小云告诉记者,“不像我们招聘的一些员工,我做了我认为无聊的事情后就逃跑了。” 企业需要花费大量精力来培训员工,而且成本往往非常高。 ”由于丁贵斌的加盟,山东白烨的高级管理层也专程来到聊城大学东昌学院,希望成为该校家政学专业的实习基地,吸引学生毕业后加盟。 仅仅吸引大学生是不够的,但也有必要接纳他们。 慈幼云说:“一方面,公司应该用待遇留住人才,更重要的是,让他们在公司的平台上展示自己的个人才能和价值。他们不会因为困惑而无法坚持下去。” ”“国内产业长期被社会所轻视的原因主要是员工素质和服务质量,不能满足社会的需求。 将高素质的年轻人引入家政服务业可以提高全社会对家政服务业的评价。 山东白烨董事长霍亮认为,国内企业应该自己组织和发展,“让年轻人看到希望,并为他们提供独特的机会。” 今年夏天,陈岚从湖南女子学院家政学专业毕业后,来到广州的子曰中心工作 虽然作为一名新员工,她深深感受到了领导的重要性:请她参与公司的管理,让她带头策划活动,让她参加广州家政学协会组织的各种培训。 “所有这些都可以帮助我全面成长,这样我就可以看到自己未来的发展前景,而不会感到困惑。 福利待遇也非常令人满意。 ”陈岚告诉记者,董事长经常要求她带她的同学或妹妹一起为公司的发展而努力。 “这些大学生在刚进入职业时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时可能看起来并不成熟,但他们有理论支持和足够的耐力,能够在研发、管理和培训方面做很多开拓性的工作。 薛淑敏告诉记者,国内企业的许多中高级管理人员都是在一线成长起来的,他们的文化水平低下制约了企业的发展。 “好不容易招到了一个专业的大学生,如果没用的话,并不能体现孩子的价值,他们也感到很抱歉 ”薛淑敏说道 “家政学专业可以被人们认可。毕业生擅长找工作和赚钱。不知你是否能感受到我的成就感?”丁桂斌告诉记者,“虽然国内行业仍需监管,但市场空规模不足,行业机会很多。员工远远不能满足需求。这是一个值得年轻人创业和发展的朝阳产业。” 现在90后已经在各行各业得到了提升,国内服务业也不应该例外。 尽管她的女儿还不到一岁半,李朱晓已经开始担心女儿的未来:“当我们的小咪长大后,她还必须使用家政服务。我希望当她结婚生子时,家政服务会变得更加无忧无虑。” ”(记者殷萍萍)(应受访者要求,李朱晓和陈岚被假定为假名)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这是一条通知,日主题值得你支持正版!

去日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