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花,鲜花和美食世界

在看香港电影《盲探》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刘德华和郑秀文开车调查此案时打包了一箱路边牛肉内脏。 刘德华的盲人侦探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温文尔雅。他吃了路边摊上的牛肉内脏。那一刻,路边的牛肉内脏立刻成为了屏幕上的主角。还有什么比一盒路边包装的调味牛肉杂碎更有吸引力的呢?在过去几年里,出售各种牛肉杂锅和炖锅的商店也相当繁荣。吃了两次后,味道还不错。我吃得越多,就越怀念我站在路边滴着水吃牛肉杂七杂八的日子。 广式牛肉内脏有三种。一种是牛肉心、肾和肝热烫的三星汤。另一种是用牛和羊煮汤,这两种都必须和酸萝卜一起吃。 第三种是将大块牛肉香肠、牛胆和牛肺放入拌有香料的汤里,与大块萝卜一起煮几个小时。吃饭时,他们用剪刀剪开,一个接一个地串在竹签上,或者把他们放进饭盒里,用竹签绑起来吃。 路边摊上买的大部分牛肉杂碎都是切碎的杂碎,配以蒜蓉辣椒酱、桂林辣椒酱或甜酱,供用餐者选择。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和我的好朋友骑自行车回家。我在回家的路上必须经过一个阿姨的牛肉内脏。我最喜欢的菜是一串干净的肠子。但是干净肠子的价格是最贵的。学生们不会想每天都吃。他们经常点一串内脏,但是恳求卖牛肉内脏的阿姨多切一片肠子,让她满意。有时她吃两大块萝卜感觉很好。 萝卜已经吸够了牛杂汤,把它咬了下去,嗖嗖地烫伤了嘴,飞快地吹了起来,看着汤滴下来,又咬了一口。那真是温暖的幸福!广东的说法是“掺牛肉”,既不辣也不甜不酸。所谓的“和谐”是一种五味杂陈、味道可口的食物。“和谐”这个词有无穷的味道。 民国时期,广州郊区有一个著名的包晗茶馆,那里的学者都喜欢喝茶和聚会。 高苻坚、陈庶人等著名书法家和画家也是常客。 有一次,高苻坚走出茶寮去买路边的牛产品。一个卖牛产品的小贩问道:“我听说今天有几个画家来了。高苻坚在吗?”高苻坚问道:“你认识他吗?”小贩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但是我喜欢他的画!”高苻坚一高兴跑进茶馆,就当场画了一幅画给小贩。 我不知道这幅画的内容是什么,但最高艺术境界不也是“和谐”这个词吗?两年前,钟先生在环市路附近工作。在建设路上,有一个非常美味的“鬼走牛肉内脏”。他认识的所有朋友都被称为“牛肉内脏叔叔” “牛咱叔叔”不是每天都开门。开幕式上只有两个大罐子,很快就卖完了。所以尽管它们去过那里很多次,但它们真的没吃过几次。他们越是不能吃,就越觉得味道好。 那时,我珍惜一碗牛肉内脏,不是因为它在青少年时期很贵,而是因为它很少能吃到美味的食物。因此,这两个人不得不互相让步,看着对方只吃剩下的零碎东西。碗里剩下的是最好的。他们捆起一块最好的网香肠,放进彼此的嘴里,说:“这块好,这块好!”我经常想起那年多雨的冬天。下课后我跑了一个小时去找钟先生,他刚刚完成工作。他在路边等我,手里拿着一把雨伞和一个装着“叔叔内脏”的饭盒。这两个人站在冬雨的屋檐下,一起吃内脏。味道可能是“他” (刘墨林)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这是一条通知,日主题值得你支持正版!

去日正版